苏屿

4×400

极其xxj式的流水账 看xql运动会谈恋爱(×)有秦沐提及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按理说,这放假多开心呐。这运动会在周末,四舍五入四天小长假啊。秦子墨本来挺开心的,想着给自己放个小假,趁没人出去旅个游,顺便还能去成都和可爱的小网友“叶子爱吃糖”面个基。这么一打算吧,哪怕班委有负责工作做起来都开心,走路都蹦跶。

  然而没想到啊,这麻烦事是一件接一件。往年都是负责文化项目,结果这次文化项目集体取消了,他负责个男子4×400。拿到名单表,就是一个晴天霹雳,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就是一堆弹幕呼啸而过,嘲讽他几天前趁低价一时冲动定的机票有多天真。

  4×400这种集体项目,就存在一个什么问题呢,找人啊! 什么你说一个学院四个人还不好找吗? 问题来了,男子啊,在这种文科校,男孩子,那就是宝一样的存在啊!作为班中唯一男同学,班上女孩子的宝物的秦子墨对此深有感悟。毕竟需要男生的地方都得你上,表演节目总有人打你主意加卖点,大课想逃课,老师一看差个男生就知道是你,你就应该明白当一个宝物是多么的烦恼。遥想去年,男生项目的负责人每日找他苦苦哀求,他满脑子都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然而还是得加油啊,不然就得自己上了啊!为了旅行,他不得不码下诸如“救救孩子叭,我院的男同胞们。。。balabala”这样的文案。然而收效甚微,且不说多少人打着出去旅行的小心思,就文科男孩子嘛,大部分都是抱本文摘在图书馆岁月静好的仙子啦,我们仙子是不参加这种晒太阳流汗项目的! 以上即为秦子墨拒绝人家负责人的原话,事实上,他只是宅在宿舍看lovelive为小姐姐隔着屏幕打call。

  想到这,简直恨不能掏出手绢擦泪呢。眼看运动会就要到了,名单上寥寥两人,辅导员那边来了一句,你等着,我再去动员动员,不过我看你体育还不错,你自己先顶一个!秦子墨默默掏出手机,退了机票,然后晚上给小网友打电话,嚎得那是一个撕心裂肺,那边可爱小网友倒是可爱“没关系啦,不是可以加分吗”,看在小网友这么可爱的份上,墨墨默默把“奖学金我都拿了还加什么分”咽了下去,然后开始吐槽院里有个运动特好的大佬和他男朋友回山东玩去不参加了这个惨剧告诉对面小网友“他变了,叶子,他以前最爱我的,有了老韩他就变了!”那边叶子无奈翻了翻自己的作业,看着一大串看不懂的英语阅读文字,漫不经心地回答“那你也找一个嘛。”“我们这个学校怎么找嘛,大家都是姐妹!”左叶挠挠被英语折磨的大脑,“说起来墨哥,我列表好像有个你们学校的小哥哥,好像也是你们学院的?你要不问问?哇,这哥哥声音巨好听,但是好像不怎么喜欢参加活动?”“啊啊啊啊,叶子你太棒了!”

  一收到名片,秦子墨就赶紧去加,“这昵称有点眼熟啊。”发了好友申请赶紧从年级群翻出来发给辅导员。然后顺手翻翻空间,“哪来的宝藏男孩!我怎么不认识!”顺手发给秦奋老大哥“大哥认识吗?”那边网瘾老大哥秒回“不要打瑶瑶主意!”“哦~瑶瑶啊”“井” 感叹了一句,奋哥果然白痴美啊,正好那边通过了,马上发了一句“你好呀~瑶瑶,有兴趣参加接力赛吗?”“emmm,辅导员发消息了,说已经给我报上名了。”“太好了,那就一起加油哦~”“???”

  靖佩瑶收到辅导员消息那一刻,是懵逼的,我这么努力潜水了,怎么还能想起我来?在挣扎无果后只得回复一句“好的收到。”正想着,哪个小兄弟把我卖出去的时候看到自投罗网的好友申请。然后收到赶完英语的某小叶发来的消息:“瑶哥,你之前看上那个小哥哥,我让他加你啦,甭谢!”“???”

  靖佩瑶只能默默为自己拘一把泪,作为一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青年,靖佩瑶其实是喜欢运动的,甚至说,篮球场还能看到他的影子,但是,跑步绝对是他运动方面的一座大山,想起来小叶同学好像运动不错赶紧问了方法“你坑哥一把不得教教我怎么跑?”学到一招的靖佩瑶觉得,大概是有救了。然后专心和小哥哥聊天去了。

  低调如靖佩瑶,也有参加活动的时候,毕竟男生少,偶尔被安排做做后勤工作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儿,新生才艺大赛的时候,他就被拉去摆话筒什么的。摆完就在后台待着,低音炮如靖佩瑶同学其实很喜欢男高音,然而男低音男中音都挺多的,比如小叶他们。男高音还蛮少见,想着就往幕布那边望了一眼。这以后回忆起来,就像他跟叶子说的一样,一眼万年。

  “我能对着他唱《水星记》唱一辈子的感觉你懂吗?”当时小叶子只是冷漠地想着“我一个高中生,我连开普勒定律都还没想明白我为什么要懂这个。”然而好奇心战胜了吐槽,“所以是谁啊?”“不认识。”“???”

  隔天,当左叶收到一张“水冰月”的照片时,哇塞这姐姐真好看,“瑶哥你聊天她他不分啊”“是他啊”“???” 那天和左叶聊完天后,靖佩瑶马上找了音乐社的“老干部”韩沐伯问。“哦,你说秦子墨,那个皮孩。”

  闷骚如靖佩瑶,即使收到了来自友好的一件套“qq,微信,照片...”包括他伯哥的“赶紧把他收走,别老烦秦奋”还是没有动作。毕竟问过了才发现“小姐姐”是自己网友的小叶,感觉自己对他爱好的完全不了解,聊不下去,决心先恶补功课。

  这边翻到了小哥哥日常照的秦子墨同学,沉迷于靖佩瑶空间的《水星记》无法自拔,“唱歌唱得好听还长这么好看啊啊啊,我一定要拿下!”本来准备好好在qq上撩一下人家,发现小哥哥还看自己追的动漫,就忘了最初目的地疯狂聊天。聊完天都大半夜了,睡前想起给老大哥发了一个qq,“来不及了,我觉得我爱上他了。”

  运动会当天,本来想着能安安心心和小哥哥见个面然后跑个步的秦子墨,突然收到两位参赛人的消息,两人昨天一起吃饭吃坏肚子了,把秦子墨急得到处联系人,正巧遇到被辅导员拿学生证签到逼得退了机票赶回来签到的两位哥,赶去见靖佩瑶,还没来得及说说话,就看他在找东西,大眼仔抬头无辜地看着秦子墨“我校园卡丢了。”四个人赶紧满操场找校园卡,好不容易从隔壁学院学妹那儿拿回了校园卡,检录完就开始热身做准备。

  大家都蹦蹦跳跳准备活动开,秦子墨就看见靖佩瑶蹲地上好久了,一看是在系鞋带,他蹲到他面前,从靖佩瑶手里把鞋带拿过来,扎了一个很紧的结,“这样就好啦。”抬头就看见靖佩瑶看着他笑,当时秦子墨满脑子都是春暖花开,“这人笑起来怎么能那么好看?”赶紧站起来,“待会我把棒给你,你别掉棒啊”“你给我的东西我怎么会掉呢。”“你撩我?瑶哥你撩我?”靖佩瑶看着眼前这个偏偏头碎碎念的人只是笑却不作答。

  这次发生在男子4×100上的事让全校炸开了锅。在最后一棒秦奋力挽狂澜顺利追上前面落后的拿了第一名后,韩沐伯在终点接住他还给了他一吻,当时全场的妹纸都沸腾了,到处都是尖叫声,还有大喊泊秦淮的。当然同时走红的还有靖佩瑶的鹅跑视频,错误跑法示范。

  跑完被秦子墨拉出来出火锅的靖佩瑶盘算着好好找左叶问问跑步方式那个事,就听见秦子墨叫他“瑶哥你看,他俩在我们院cp粉都有了!”

 “那你知不知道咱俩好像也有?” 发过来的截图是一张图片的评论,图片上面秦子墨抱住前面的靖佩瑶,轻轻亲吻了他的背胛骨,下面评论都是“果然我们学院好看的男孩子都和好看的男孩子在一起了”“这是什么小情侣啊啊啊”...

  秦子墨突然就觉得脸上有点烧,本来挂着挂着,觉着这人白t怎么这么好看啊,这个洗涤剂味道真好闻就凑近了点,然后就嘴唇蹭了蹭,怎么就被拍到了!还被拍成了这个样子!想着想着,突然抬起头来“瑶哥我会对你负责的!”火锅的雾气中,就看见对面笑得灿烂,“好啊。”

  “所以瑶瑶早就喜欢我?哎呀你怎么不早点加我嘛,你不看动漫我们也有很多可聊的呀。”“叶子怎么什么都跟你说了”“他还告诉我你想对我唱一辈子水星记呢。”“还有些什么啊,说说嘛说说嘛~”靖佩瑶眼看着这人围着自己转了一圈,只得把人拉住,“检票了,你还要不要去成都和叶子面基了?”"要要要,我们快走!火锅我们来啦!”






本来被运动会的事情搞得巨丧,写出来心情就好多了,莫名觉得很欢乐v。xql谈恋爱真的很可爱嘛!为什么是4×400,因为这就是我负责的项目en


重逢

秦家有个闺女
名为秦天
小名 天天
老秦家众星捧月的宝贝儿


少年时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秦家俩兄弟在花园里玩耍 秦子墨就听他哥叨叨。

“我以后一定得有个女儿,取名为晴天。”

当哥哥抱回个女孩说叫秦天时,他也没想太多。
虽然猜着是哥哥的风流债,但毕竟人小姑娘看见他就笑还要抱抱,当叔叔的心都快化了,自然不去追问哥哥这些细节,何况,这孩子一看就是他们秦家的孩子。

“长得就是他俩小时候样子!”

秦家上下对这小公主都喜欢得不行,尤其秦子墨这个叔叔,“我要是有这么个女儿就好了。”




秦天上幼儿园以后,意识到,自己应该有个母亲。
好不容易抓着父亲问了,父亲却拒不回答。小机灵鬼就去问了从小宠自己的叔叔。

这倒是问到了秦子墨,当年他就没细问,孩子母亲这么多年也没找过事儿,哥哥不提,他自然也不多问。

他答应孩子帮她找妈妈后去了书房。
孩子上学需要出生证明,他想着出生证明上或许能有些什么线索,找到一看,果然是补办的。孩子母亲相关的资料都没有。
正当他准备放回去的时候,却在补办资料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还是在这亲子关系报告中看到的。




秦天是自己孩子这个事实让秦子墨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很清楚自己那段并不长的婚姻是不可能诞生秦天的。

他不明白,为什么哥哥不告诉他真相,更重要的是,孩子母亲是谁? 他们的孩子这么可爱,那个人怎么舍得。

不管他怎么问,哥哥始终不松口。他没法,只是告诉了秦天他才是她父亲,关于她的母亲,他也没办法解答。





秦天上小学的时候,《Omega平权法案》获得了通过,与此同时,平权运动领导人靖天发表演讲宣布自己实现目标后乘车离开。

当秦子墨开完为了才宣布的《Omega平权法案》而进行的会议回家时,已经是个深夜了。当他一身疲倦回到家,开了门却看到个男子和他女儿坐在一起玩游戏棋。

暖黄的灯光下,一大一小面对面坐在地毯上,小姑娘用着自己所学不多的数学知识掰着手指计算着,对面那个男子眉眼弯弯看着小姑娘,两人都投入到没意识到他的回家。

他只好走过去,“天天,怎么又换了个家教老师呀。”
两人这才转过头来。
“不是哦,是天天的父亲。” 是天天甜甜的声音。

当两张脸同时转过来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很明显了。
天天的另一个父亲,就是靖天。

在他呆愣在原地的时候,靖天轻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冲着他的腺体一口咬下去,他吃痛得皱了一下眉。

紧接着一些记忆开始飞奔而来。

眼前不自主地多了一层水雾,视线都变得模糊。他听见靖天对他说:“子墨,我是瑶瑶。”

那泪,终于下来了。








飞鸟番外

因为群里有个姑娘说今天她是墨瑶的女儿而想到的情节,虽然在后面,不过还是先写了。Orz
如果有缘,希望妹子能看到hh

小烟鹿🦌

不是童话故事
极度OOC⚠️
半梦半醒间写完了
如有不适 那就打扰了
或许算是一句话奋瑶?





再次见到靖佩瑶是在酒吧街路边。

他的男孩倚着路灯杆夹着烟,徐徐地吐出烟雾,竟使得他那有些妖艳的舞台妆柔和了起来,就像,还在他身边的他一样。

看到他的一瞬间,男孩几乎是一跳,下意识把烟一掐背过手去,然后反应过来,把烟拿到眼前琢磨是重新点了还是直接换支。

想了一下还是从兜里重新掏出一支,含在嘴里摸了打火机出来点了,猛地吸了一口,才缓缓吐出,笑着问“你来这干嘛?”

“算了 关我什么事”说罢就咬着烟去提脚边的吉他背起来准备离开。

男孩穿着大号深色牛仔外套和破洞黑色牛仔裤,里面是件黑T恤印着他不太懂的潮流图案,踩着一双驼色CAT。脸上妆容精致,尤其眼妆,眼周还贴了亮片,头发染了一个酒红色。和这闪烁着霓虹的酒吧街,竟说不出谁更让人迷醉。

很难把眼前这只迷人的黑豹和自家小鹿划为一类,但偏偏一眼过去就知道,这是他的瑶瑶。



他俩的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酒吧街的一家酒吧,靖佩瑶穿着个白T恤牛仔裤坐在台上埋着头轻轻拨着他的吉他唱着民谣。

他下了班过来喝个酒,想着今天这小哥唱得不错,不知道长得怎么样,或许可以约一约,往台上一看,刚好看见那人一抬头看向他,然后笑了。

那一瞬间,他觉得那人眼睛里聚着这酒吧里所有的光,那是双多么好看的眼睛呀,他好像一个猎手,隔着密林里升起的白雾,发现了一只美丽的鹿。他当然,势在必得。

他马上起身拉了老板问台上那男孩。

老板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说自己知道不多云云。

等人收拾好东西下台,他拉住对方手腕,捏到佛珠的手感让他惊了一下,但还是凑到人耳边,醉醺醺地呼着气,“跟我回家吧,我养你。” 男孩转身给了他一个带着点烟味的吻,再拉开点距离,“钥匙给我,我送你。”


靖佩瑶是那种,很完美的情人。不生气,不恼火,安安静静等你回家的那种。

前一天晚上的情事契合。身下人憋得眼眶粉粉的,水光涟涟,他半醉半醒间也沉醉于人眼间的霞烟朦胧,和咽不下去的沉谷的喘息。

这人确实好看得紧,加上说不清的恋雏心理作祟。

第二天他半梦半醒间看见个修长的身影在衣柜门后翻找时,“备用钥匙在鞋柜上,几点下课,哪个学校,我来接你。”

翻柜子的人闻声探出个头来看他,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个“嗯”

过了一会,“咔”一声,人走了。

第一天接他,他背着muji的双肩包穿着他衣柜里的白衬衫,单手玩着手机,俨然是他喜欢的少年模样。 他右手夹着根烟,和他目前这乖乖仔的形象有些不符。

看他来了,他掐了烟坐上他的车,把双肩包抱在身前,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秦子墨掏出出公司时在小商店顺的不二家递给他,“少抽点烟,我不喜欢烟味。”

他人乖乖接过去扯开包装纸,含在嘴里,在他启动车前给了他一个奶茶味儿的吻,“给你尝尝味儿”



那以后,秦子墨再看到靖佩瑶抽烟就是现在,“瑶哥这么不想看到我?”

靖佩瑶顿了一下“你知道了还来?”拿出车钥匙开了路边奔驰,把吉他往副驾驶一甩,自己坐了驾驶位就发动车走了。

秦子墨目送着那辆车驶出酒吧街,风吹着,他突然就很想抽一口烟,尝尝焦油的味道。


靖佩瑶从来就不是什么被豢养的小金丝雀,可惜秦子墨不知道。

靖佩瑶其实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可惜秦子墨不知道。





靖佩瑶在秦子墨看到他之前认识了的秦子墨,投资酒吧的人,偶尔泡泡吧也不奇怪。那天他咽下一口玻璃杯中的威士忌就看到了秦子墨揽着个小男孩出去。

“那是奋哥弟弟。”

“怪不得有点像” 他不可置否。

“他带出去的都是看起来嫩的小男孩”

他偏过头去看着合资的酒吧老板“你什么意思”

老板掐了一下掐他脸“不错,胶原蛋白丰富,你不如试试?” 他把脸上的手打下来 “我论文还没写”
“试试嘛,又不耽误什么,你每天来喝酒,我看你挺闲的”

“行吧,那就陪他玩玩”

于是黑豹化作一只小鹿,来到他身边。















一个SD段子

极度OOC ⚠️ 爽文


当靖佩瑶发现秦子墨玩手机避着他的时候,他知道有什么不对劲🤨

平时大大咧咧的小黑兔从不藏着掖着,怕不是有什么小秘密了?

想着本来悄悄看人家手机也不是什么好习惯,跟个偷窥狂似的,准备佛过去的山西大佛,在又一次秦子墨玩手机时一注意到他靠近就反射性地躲了一下,然后明显关掉了某个界面的时候。开始思考🤔,有什么是见不得我的呢?

在脑内的100万个宇宙打完架以后,他得出结论:我兄弟背着全队父老谈恋爱了。这个认知让他很不爽,哪个妹子啊,有我眼睛大吗?有我好看吗?有我唱歌好听吗?啊 靖大兄弟,您的重点偏得不是一点点啊。再把自己带入“女朋友”不断比较后,靖大兄弟突然想起,不对啊,你个偶像怎么谈恋爱呢?

闷骚选手靖佩瑶选择了最小学鸡的方法—打小报告。这个报告向谁打呢?社会瑶想着,这不能让公司知道啊,所以就在团霸沐沐面前参了某2Mo一本。团霸沐沐想着,你俩老黏一起,他能和谁谈恋爱啊,我操心他恋爱还不如操心操心你俩在一起了咋办呢!嘴上却说“这事儿不能乱说,还不准人家有点隐私了?青天白日下,咱得讲证据”

瑶瑶想着有道理啊,我得抓他个正着,怎么背叛我们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呢!

在又一次训练休息时,秦子墨打开手机快落冲浪,靖佩瑶试探着靠近看到小黑兔又下意识躲了一下,随即一个健步上去拿过手机举高。“你秦子墨这浓眉大眼的人物怎么也背叛革命呢!” “瑶哥你又看什么抖音了?”

靖佩瑶看他的表情从慌乱变成无奈,感觉自己被当成了个傻子,于是凑近了小声问他“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秦子墨嘴上说着哎呀不是,脸上可谓千变万化。“那我看看你在看什么” 靖佩瑶嘴上说着手上却没有动作,只是直直看着秦子墨。

“行,你看嘛” 秦子墨露出一种 类似于 破罐子破摔 的神情。靖佩瑶心里咯噔一下,“怕不是猜中了?”拿下来一看。却是一个超话,手机登着秦子墨的一个小号,看发帖名字后面头衔,还是个主持人? 正想说这有什么好藏的,然后一看,墨瑶超话。

瑶墨cp算是团里仅次于父母爱情的热门cp,何况大家也都登着小号悄悄窥屏,对瑶墨还是有了解的,这墨瑶。。。

靖佩瑶抬起头看秦子墨,心中涌起了一种“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的”苍凉。秦子墨被他看得一慌“不是,瑶哥,你听我解释”

却没想到,沉默了一会儿,社会瑶开口一句“咱哥俩一人A一下。”



申请到墨瑶超话主持人有点开心
dbq我是魔鬼



飞鸟

我是秦子墨。

一个根正苗红,不对,正直文明的Alpha。

我人生平顺,安稳。大学出来继承了家业,安安心心当着我的总裁。除了要处理公司事务和偶尔应付家里长辈各种名为交个朋友实为相亲的饭局,我的人生顺坦得有些无聊。

然后就出了点小状况。

事情发生在一个熟悉的突发事件高频的雨夜,我开着车送相亲对象回家。挺可爱的女孩子,我喜欢她圆圆的眼睛,沉静美好,虽然我总觉得她该高点,活泼一点。或许下次约个电影?我这么想着。在一个路口,我刚减速准备过路口,突然有个人撞了上来,副驾驶的女伴一声惊呼,我镇定了一会儿,拉好手刹,“别担心,我去看看”我安抚了一句,虽然她依旧惊魂未定,但我决定先下车去看看。他趴在车盖上,我试着推了推他“诶,你还好吗?”他突然抓住我的手,抬头看了我一眼,嘴皮动了两下,大约是个人名?我不知道,因为我已经,晕过去了。我感受到有个力量把我向上抬了一下,听见好像有声音在叫我,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一觉,我睡得并不太好,似乎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醒来又不记得什么。我摇了摇头。我这间屋子不大,胜在安静,当客厅有谈话声,我马上意识到还有两个人在。走到客厅,坐在主沙发的女孩坐得端庄冲我甜甜一笑“子墨,你醒啦!”陷在左边扶手小沙发的男性只露出一个头顶,听到这一声才慢慢转过来,“子墨。”他的声音很好听,低沉绵长似有,一丝叹意。我奇怪于我这个想法。他看着我,我盯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怎么说呢,一个人如果有这样双眼睛,你很难把视线从他眼睛移开。我们就这么四目相对,我看到他眼神飘忽了一下,大约在想怎么寒暄一下?“昨晚,这位先生送我们回来的。你晕过去了,我就想着把你送医院,这位先生说你只是晕血休息会儿就好了,我还在说你怎么还没醒过会儿送医院呢,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晕血?先生您还好吗?”我看向男子,他楞了一下,没一会儿,他缓过神来,“我没事,小伤。”“要不还是上医院检查一下吧?”“我没事,不是你撞的,既然你醒了,那我就走了,我还有事。”他随即起身,“外面还在下雨,拿把伞吧。”我下意识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开,却又找不到理由留他。他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会儿,“不如你送我一把伞?”我下意识“你随便拿。”我看到他立马打开了我放伞的鞋柜,从角落拿了一把伞出来。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人对我家构造的熟悉,和他那一声“子墨。”“等等!”想叫住他问个清楚。“小秦先生,拜拜。”他毫不犹豫地出了门。我想要追上去,却想起家里还有人在,于是我回身开始和女孩商量着送她回家。

送她回家时,我期望着能能碰到那个男子,他身上有很多个谜团,而我确信,这些谜团中一定有与我有关的一部分,但我没能碰到他。而我有种预感,我很难再碰到他了,这个念头让我心里也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那天以后,我又和那个女孩约过几次会。我们一起去吃我爱的那家日料,我跟她说这个瓜特别好吃,她只是笑着说我涂着口红呢,我自己开了一个波子汽水,“波子汽水就是要自己开。”她笑着说自己开多麻烦呀。我们一起去逛街,在花店里我给她买了一束九朵的玫瑰,红色的。我们一起去看了电影,爱情文艺片,她轻轻靠了上来,我回揽住她,悄悄打了一个哈欠。我们一起去了酒吧,她点了一杯低度数洋酒,在酒吧驻唱的歌声中交换了一个果香的吻,我想着,这酒度数低了些。许多地方,我都觉得差了点,但每日按时送来的精心的便当和家里的井然有序都让我觉得这就是过日子。一起去看父母,母亲拉着她的手笑得开心,我想是时候结束自己单身的日子了,于是,我买好戒指,选了她最喜欢的餐厅包下来,在她最喜欢的钢琴曲中为她戴上戒指。

婚礼那天,我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哥哥还是出现在了我的身旁当了伴郎,等候室里他比我还要紧张,不断询问我的状况是否良好,看他这么紧张我笑着说“哥你搞得好像我出嫁一样。”他楞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我只是觉得,这样很好。”我想起婚礼前他风尘仆仆地赶回来,抓着我的肩膀问我真的想好了吗,我点头,然后他紧拥着我说恭喜恭喜,然后眼眶都开始发红,我想我哥哥真的很爱我。

我身边这个女孩昨天和我一起录入了系统,她今天化了美美的妆,一身白纱款款而来,我怅然若失,却又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宣誓的时候,我不合适地想着,会不会有个人推开大门戏剧性地来一句“我不同意!”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更吃惊于我希望中那个人的样子具象化成那天那个漂亮眼睛的男子。来不及多想,牧师高声让我们宣誓,宣誓结束后,我们交换了戒指,在欢呼声中拥吻,漫天都是洁白的玫瑰花瓣,教堂的钟声响起,天空中盘旋着白鸽。是个好日子。

 

 

 


你有没有见过那个他

激情码个脑洞就走
对不起我写不下去了🤭




影帝韩沐伯接了一个亲子向节目。
影帝韩沐伯单身多年,却接了一个亲子节目
“怎么影帝还接这样的综艺?”
“天呐 沐沐要带孩子了!”
......
当经纪人拿着节目介绍问韩沐伯时,韩沐伯刚从国外飞回来。看他特别疲惫,经纪人把文件夹递给他让他回去休息好了再看接不接。
“我知道你近几年辛苦了,拿了影帝了歇会儿吧,那边是蛮希望你去的,这个节目最近关注度蛮高的,拿来维持热度刚好。”
......
秦晴小姑娘凭借可爱的天使外表,高情商的表现赢得了大家的喜爱。而她和韩沐伯的父女cp更是有爱到一大堆姑娘高呼心化了,节目的热度一路飙升。
......
谁对可爱的事物都会心生欢喜,更何况是像这样漂亮的女孩子,韩沐伯也不例外。眼看其他明星和孩子们磨合到鸡飞狗跳,这边却是好像真父女一样自然。录制时,韩沐伯问过小姑娘为什么这么喜欢他。“因为你长得像爸爸~”
......
节目结束时,小姑娘偷偷塞给韩沐伯一个信件。

tbc